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下放千金《下放千金》在线阅读小说全文&gl

    下放千金《下放千金》在线阅读小说全文&gl

    下放千金是由缘起卖鞋创作的一本的言情小说,小说的主角是宴辞霍霆。小说文笔优美,本站为你带来《宴辞霍霆》精彩章节,[完结]下放千金小说阅读。用度都要大牌,看起来就很富二代。我和他正相反。我爸属于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版块的人物,为了给我一个快乐单纯的童年,家里人一直把我藏得很严实。从小我爸就教育我,做人要低调,所以我的衣服鞋子都是私人订制,看不出 logo 的那种。但在陈诚看来,这样的我很让他丢面子,根本带不出去。所以谈了一年后,毕业当天,他提了分手。「西西,我和你不一样。我

    老爸为了锻炼我,把我下放到家里的商场当店员,正巧遇到前任,和他无缝衔接的现女友。

    她让我跪下给她试鞋,又娇滴滴喊他刷卡。

    「这一单的提成,比他过去一年在你身上花的钱都多吧?」

    我笑了。

    「不怪他,是我给他开的工资太低了。」

    1

    我和陈诚分手的理由很简单:他嫌我没钱,和他门不当户不对。

    其实他家里也就是小康水平,但他这个人爱面子,吃穿用度都要大牌,看起来就很富二代。

    我和他正相反。

    我爸属于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版块的人物,为了给我一个快乐单纯的童年,家里人一直把我藏得很严实。

    从小我爸就教育我,做人要低调,所以我的衣服鞋子都是私人订制,看不出 logo 的那种。

    但在陈诚看来,这样的我很让他丢面子,根本带不出去。

    所以谈了一年后,毕业当天,他提了分手。

    「西西,我和你不一样。我已经拿到了富恒集团的 offer,我以后是要留在这里的,你懂吗?」

    我懂。

    毕竟富恒是我爸的,你给我爸打工,我爸是要给你发工资的,而我被下放基层去当柜员,却是半毛钱都拿不到。

    但看着他分手后就迫不及待官宣的朋友圈,我就没和他说那么多。

    那女生是他一个直系学妹,之前总找他借书,没想到一来二去,这俩人搞一起去了。

    在柜台的最后一天,正巧碰到这两人来逛街。

    陈诚看到我,先是惊讶,而后皱起眉,带着一丝嫌弃。

    「你怎么来这种地方卖鞋了?就算找不到好工作,也不能——」

    ???

    这我家的商场,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工作了?

    没等我开口。

    余露嗓音甜腻腻的,说出的话却带着刺。

    「西西姐,那麻烦你来帮我试一下鞋子吧?」

    帮客人试鞋是应该的,但店里有好几个店员,她偏偏指定我来,抱的什么心思一目了然。

    「这双鞋两万八,确定要试吗?」

    余露冲陈诚撒娇:「阿城。」

    陈诚向来好面子,加上现在有份不错的工作,一口答应:「你喜欢就买!」

    同事苏淼知道陈诚是我前任,主动开口为我解围:「要不还是我来吧?」

    余露却盯着我,无辜地眨了眨眼:

    「西西姐,我这可是帮你冲业绩呢。这一单的提成,比他过去一年在你身上花的钱都多吧?」

    这是实话。

    陈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基本都是 AA。

    余露撩了下头发,瞥了眼正在门外接电话的陈诚。

    「男人不舍得给你花钱,往往因为你在他心里呀,就值那么点儿钱。西西姐,你也别怪阿城,男人就是这样,爱在哪里,钱就在哪里,勉强不来的。」

    我忍不住笑了。

    「怎么会。」

    怪只怪,当时我爸问我给他开多少工资的时候,我说的数太少了,才会导致他连给女朋友买双鞋,都得勒紧裤腰带攒三个月。

    2

    当时我还没和陈诚分手,老爸本来说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他个高薪。

    但我觉得不合适,就说还是让他按和其他人一样的标准来就行。

    老爸对我好一顿夸奖。

    我是独生女,他一向宠我,当然不希望我是个恋爱脑。

    但没想到的是,扭头我就连恋爱都没了。

    现在看来,我当初真是太明智了。

    「试好了吗?」

    陈诚挂了电话回来问道。

    余露收起刚才的得意和张扬,咬了咬唇,神色怯怯的。

    「还没,西西姐好像不是很愿意……要不还是算了吧?」

    啧,怎么跟你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

    陈诚看向我,皱起眉。

    「西西,虽然你这工作不好,但既然决定做这个了,就得好好做不是吗?你家里条件也不好——」

    我差点儿翻白眼。

    「陈先生,没记错的话,你情人节请我朋友帮忙给她买的那双鞋是 38 码的,但这双只有一双 36 的了,我觉得,应该不用试了。」

    这话一出,对面两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
    因为当时我和陈诚还没分手,他借口余露知道我有朋友在国外,想请人帮忙代购一双鞋。

    当时我只当是普通朋友帮忙,就答应了,谁知道人家要的不只是鞋,还有我男朋友。

    余露简直要哭出来了,抱着陈诚的手,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    我指了指旁边的一双:「这款倒是有合适的码数,才六万七,要试一下吗?」

    陈诚沉下脸。

    这个数字显然超过他的承受范围了,他怎么可能舍得为余露花这么多钱买双鞋。

    「露露,这双不适合你,我们以后再去别家逛逛?」

    不合适,那不就是嫌贵?

    我微笑道:「陈先生,余小姐刚才还说呢,男人钱在哪里,爱就在哪里。为了心爱的人花点钱,博她欢心,多好啊。」

    余露抿着唇不肯动。

    毕竟这脸打的太响了,这显得她连六万七都不值。

    太廉价。

    陈诚神色尴尬:「刚才王经理给我打电话,让我临时回去加个班,工作要紧啊,听话。」

    搬出这个理由,余露总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    她跺跺脚。

    「正好,那个王经理好像就是负责商场的吧?我觉得这里服务态度不是很好,你去跟他提一提?」

    陈诚松了口气,或许是觉得自己深受器重,声调又扬了几分。

    「行。回头让他们再把下面的人做做培训。」

    他说着,有意无意地扫我一眼。

    我手机亮了下,正好是王经理发来消息。

    「西西小姐,今天是您在柜台的最后一天,您看要不要开个会,给我们提提指导意见?」

    我觉得这主意不错。

    「行。就定明天下午三点吧。」 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