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556996(主角陆浩宸冷诗琬)小说精彩章节目录

    556996(主角陆浩宸冷诗琬)小说精彩章节目录

    抖音热推的陆浩宸冷诗琬为主人公的小说它来了,作者秋老虎的这本小说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故事,特别有代入感,写得非常好。下面是第七章试读!的嫡长女——杨挽菱。冷诗琬垂于两侧的手紧紧攥着裙摆:阿宸,杨姑娘这是?她的视线落在两人紧紧挽在一起的手上。陆浩宸看向冷诗琬,面容冰冷,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寒霜:相国府须陪君主到护国寺焚

    第一章

    冬末之际。

    西夏国内已有了复苏之象,春芽含着霜从枝枒上探出微角,冬日来还未下过一场雪。

    冷诗琬早早的便候在了将军府外。

    今日便是陆浩宸班师归朝之日,按理说早便该回来了才是。

    直到日头到了晌午,一辆马车才悠悠地停在府门外。

    冷诗琬连忙迎了上去,却见陆浩宸从车内牵出一身着鹅黄色浅衫的女子。

    她眼见着那女子步伐蹁跹,将手搭在陆浩宸的掌中,两人目光暧昧,举止亲密。

    冷诗琬的身形怔住,愣在了原地。

    她认得那女子,相国府的嫡长女——杨挽菱。

    冷诗琬垂于两侧的手紧紧攥着裙摆:“阿宸,杨姑娘这是……?”

    她的视线落在两人紧紧挽在一起的手上。

    陆浩宸看向冷诗琬,面容冰冷,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寒霜:“相国府须陪君主到护国寺焚香十日,女子不得同往,挽菱家中已无女眷,接来府上小住罢了。”

    冷诗琬心一沉,指节轻颤。

    她知道陆浩宸不喜欢她,但也不至于用如此荒唐的理由来搪塞她:“没有女眷,总归有侍仆……”

    话音未落,便被陆浩宸冷声打断。

    “挽菱今日宿在正房,明日你搬去院中小屋,挽菱身子不好,受不得阴冷。”

    说罢,陆浩宸边带着杨挽菱向府内走去。

    冷诗琬猛地抬眸,正对上杨挽菱的视线,眼中还带着挑衅之色。

    杨挽菱受不得阴冷……她便能受?

    冷诗琬看着两人的背影,强忍着心里丝丝酸涩,向院内走去。

    还未走到院内,便听一旁的丫鬟们议论着。

    “可见着将军带回来那位姑娘?我看着真是肤白凝脂,倾国倾城。”

    “听闻是相国府家的千金,可惜了不是将军夫人。”

    “哪像咱们府里的那个,说是个公主,到底是个不受宠的,长得……还不如我一个丫鬟,怎么配得上将军啊。”

    冷诗琬闻言,抬手抚了抚脸颊,心头猛地刺痛,疾步向房内走去。

    ……

    傍晚,屋内。

    冷诗琬坐在铜镜前,看着镜中人。

    镜子里的她面颊上一块偌大的红斑盖住了大半张脸,泛着青紫,看不清原本的面容。

    她抬手拿起帕子,将原本的红斑拭去,那清丽动人五官可谓倾国倾城。

    突然,脑海内响起一道机械般的声音,提醒着冷诗琬——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是,冷诗琬是穿越来的。

    她于现实世界穿越到了西夏国,脑海中的系统时不时为她颁布任务。

    若不能完成,她便不能回去。

    而她来到西夏后,寄宿的身体便是镜中的这位西夏公主。

    冷诗琬原本貌美倾城,却不知何原因,要以红斑视人。

    而自她来到西夏后,便已经是陆浩宸的妻子了。

    她必须保持着冷诗琬的身份,完成任务,才能够离开。

    而她的首要任务,就是让陆浩宸爱上自己,夺回西夏。

    正当冷诗琬对镜发呆时,脑内的系统音再次响起。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冷诗琬闻声,在脸上胡乱布好红斑后,在厨房内煮了碗醒酒汤,匆匆前往陆浩宸房内。

    虽是末冬,晚风还是凌厉了些,刮得冷诗琬刺骨的寒。

    门外,冷诗琬刚要抬手叩门,里面便传来了杨挽菱的声音——

    “阿宸,我知道圣命难违,我不强求你定要给我个名分,只是能陪在你身边就好了。”

    冷诗琬动作一滞,只觉得这风吹得心都凉了半寸。

    下一刻,陆浩宸恶毒声音随之响起。

    “如今她还留有利用的价值,待事情结束,我便休了她,娶你为正妻。”

    第二章

    冷诗琬僵在原地,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。

    寒风簌簌,如千万锋针刺入冷诗琬的骨髓。

    她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着,瓷碗应声落地。

    ‘啪’的一声,满地破碎。

    房内人听到声响,将门打开。

    陆浩宸站在冷诗琬面前,身形挺拔,面若寒霜,眉头微微蹙起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    冷诗琬回过神,唇瓣微颤,轻声道:“今夜风寒,听闻阿宸醉了酒,便送些……”

    话还没说完,房内便传来杨挽菱娇俏的声音。

    “阿宸,是谁啊?”

    杨挽菱走到门口,看向冷诗琬,随后掩唇惊叫出声:“啊!”

    冷诗琬眼见着杨挽菱钻入陆浩宸怀中,一副惊恐模样。

    她紧紧攥着手,语气愤然:“杨挽菱,你当着我的面抱着我的夫君,可有把我放在眼里!”

    陆浩宸的眉头皱起,脸色微沉。

    杨挽菱咬紧了下唇,从陆浩宸怀中退出了些:“原是公主,许是天太黑,方才见恶鬼之相,挽菱便有些受惊,还请公主责罚。”

    杨挽菱嘴上虽这样说着,唇角却勾起一抹嗤笑。

    冷诗琬的脸红白一阵,指甲陷入到手心当中。

    杨挽菱竟当着陆浩宸的面羞辱她长得丑,犹如恶鬼。

    而陆浩宸……却一眼不发,冷眸看着他,神色淡漠疏离。

    陆浩宸冷冷地看着冷诗琬。薄唇轻启:“我和挽菱还有要事商议,没什么事就离开吧。”

    冷风萧瑟,却不及陆浩宸的话一半刺骨。

    冷诗琬唇瓣开合,喃喃说道:“天色已晚,你二人共处一室……”

    陆浩宸的脸色骤然阴沉,声音低沉喝道:“我说了,滚!”

    说罢,陆浩宸便猛地关上了房门。

    风阵阵吹来,似是寒刃般将冷诗琬的心贯穿。

    冷诗琬缓缓弯下身子,将地上的碎瓷片捡起,稍是不慎,碎瓷片割裂了她的手指。

    鲜血滴滴落下,白瓷红梅,煞是刺眼。

    房内时不时传出杨挽菱的娇笑声。

    冷诗琬忽然觉得冷。

    不是西夏的风冷,是她的心冷。

    ……

    深夜,房内。

    冷诗琬坐在桌前,望着烛火发呆。

    她初到西夏之时,抬眼见得第一个人便是陆浩宸。

    彼时的陆浩宸神色温柔,对她也算是相敬如宾。

    只是如今……不知为何,陆浩宸像是变了个人。

    正走着神,房门忽然被推开。

    冷诗琬闻声望去,却见陆浩宸走了进来。

    她面色染上几分喜色,这还是陆浩宸第一次来她房内。

    “阿宸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陆浩宸垂眸看着冷诗琬,眼眸深邃,看不出情绪。

    “我来只为了一件事,帮我拿到皇宫布防图。”

    冷诗琬的笑意僵在脸上:“布防图……?阿宸要它做什么?”

    要知那皇宫布防图乃是西夏命脉,至关重要,她根本就不知道藏在那里。

    陆浩宸冷着脸看着冷诗琬,低沉说道:“我已查到布防图就在御殿的机关阁下,十日后国宴,我会派人送你进去。”

    冷诗琬指节微微收拢,声音放轻了些许:“御殿外有重兵把守,若是被发现偷取布防图便是死罪……”

    谁知下一秒,陆浩宸便冷声打断了她。

    “那又如何?”

    第三章

    冷诗琬心头猛地一震,长睫颤抖,不敢相信陆浩宸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    他就那么……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吗?

    她眼眶瞬间红了起来,鼻尖一阵酸涩,浓雾遮在眼前,许久才问出一句。

    “阿宸,你是看准了我对你的爱,拿定了我一定会去是吗?”

    陆浩宸沉着眉目,眼里尽是寒霜。

    “是。”

    陆浩宸的声音如同利剑一般,贯穿了冷诗琬的心。

    冷诗琬眸光闪动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陆浩宸,你不能这样糟践我的真心。”

    陆浩宸薄唇轻抿,神色不变,冷冷说道:“如若不肯,我可以拟一封休书,再嫁再娶,两不相干。”

    冷诗琬的心‘咯噔’一声,手猛地攥紧。

    再嫁再娶……娶谁?杨挽菱吗?

    冷诗琬只觉得周身空气都被抽干,呼吸不得。

    因为系统任务,她早已与陆浩宸捆绑在了一起,若是和离,她便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  更何况,她已经……

    半晌之后,冷诗琬才堪堪回过神来,她咬紧了唇,用尽了全身力气,从口中挤出一句。

    “我去便是。”

    陆浩宸不再多言,转身便离去。

    冷诗琬看着陆浩宸的背影,抬手抚住了自己的心口。

    自来了西夏后,她常安慰自己是宿主的感情操控着她的心。

    可她知道,并非如此。

    她爱上了陆浩宸。

    冷诗琬渐渐阖上双眸,一滴泪于眼角划落,如冰刺骨。

    十日后,皇宫。

    御殿之内。

    冷诗琬按照陆浩宸的指示,果然在书案之下的机关阁里瞧见了皇宫布防图。

    现下外面的守卫都被陆浩宸引去了正殿把守,只要离开御殿便大功告成。

    殿外时不时传来内侍的声音:“手脚都轻着些,今儿若是落了什么差错,就是几个脑袋都不够你们掉的。”

    冷诗琬屏住呼吸,待门外脚步声离去后,才放下心来。

    她抬手伸去,指尖触及图纸的刹那,身后传来一声巨响——

    “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私闯御殿!”

    下一刻,冷诗琬听见御殿大门被人推开。

    一道锋利的剑刃直指她的脖颈——

    ……

    正殿国宴之上,殿内歌舞升平。

    君主坐于龙椅之上,身着四爪金龙袍,手捧琉璃金盏,眉眼间尽是笑意。

    陆浩宸抬眸看着皇帝,深邃双眸藏着晦暗不明的情绪。

    此时,殿外走进一人,身着官袍,站于大殿之上,对着皇帝微微欠身,声音浑厚。

    “老臣参见君主。”

    皇帝抬眼看去,正是相国府的杨宰相。

    “杨爱卿,怎来的这么晚,快落座。”

    杨宰相挺直背脊,声音高昂:“回禀君主,今日本是国宴,老臣不愿扫了君主兴致,但方才老臣于御殿之内拿下一鬼祟贼人,还请君主定夺。”

    皇帝闻言,脸色骤然大变。

    杨宰相厉声喝道:“将贼人呈上!”

    陆浩宸眸光瞥向殿外,神色未变。

    冷诗琬被人反手绑住押于大殿之上。

    殿内惊起一片低呼——

    “这……这不是公主吗?”

    皇帝的脸色涨红,怒视着冷诗琬,拍案怒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    冷诗琬垂着头,缄口不言。

    她眸光不时看向陆浩宸,可四目相对,后者面神色冷淡。

    那阵阵冷意刺痛冷诗琬的眼,也深入骨髓。

    杨宰相转头看向冷诗琬,低沉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上。

    “这还要多亏陆浩宸陆将军,若非是他,老臣又怎知公主竟潜入御殿偷取布防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