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《福气小渔女》小说阅读 林小渔吕成行小说

    《福气小渔女》小说阅读 林小渔吕成行小说

    你感觉《福气小渔女》写得怎么样?·请发表您最想说的话和您对本书最真诚的评价!鱼香肉丝包写《福气小渔女》不容易,请一起欣赏林小渔吕成行的故事。都又腌制了两大缸了呢!这一日太阳正好,林小渔觉得时机来了。她直接去的田家,古氏正在家里做早饭,一家人起的都晚,田小篱昨夜里又被她爹抽了一顿,干不了活儿只能她来干。古氏撇撇嘴,心

    林小渔也没急着去田家买人,要是这么上赶着去,目的太明显了,她又耐着性子等了两日,泥螺都又腌制了两大缸了呢!

    这一日太阳正好,林小渔觉得时机来了。

    她直接去的田家,古氏正在家里做早饭,一家人起的都晚,田小篱昨夜里又被她爹抽了一顿,干不了活儿只能她来干。

    古氏撇撇嘴,心里又好一通说自己命苦。

    她就抓了一把米,煮了一大锅粥,水多米少。米粒都沉在底下去了,她先舀了一碗都是水的,心想着给那丫头吃,都不能赚钱了,能有一口吊命就不错了。

    然后给她男人还有长子盛的都是底下稠稠的。

    正盛好粥,古氏就瞧见林小渔站在她家棚子旁边,当即就跟那狗看到了肉,苍蝇看到了蛆一般。

    “呀,林小渔,你肯定后悔了是不是,我们家倒霉蛋虽然倒霉,但是她能干活儿,一人能干两个人的活儿嘞。你就把她当牛使都行,干一整日活不让歇也行,只要把工钱算给我。”

    古氏看到林小渔激动的连锅铲都丢了,赶紧手舞足蹈的说道,眼底是满满的高兴。

    他们家要转运了!

    林小渔看着古氏柳眉皱了皱,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。

    她看着古氏都觉得脏了眼睛,开门见山的道:“家里缺个佣人,田小篱我瞧着还顺眼,你出个价儿。”

    古氏更激动了,林小渔是谁啊,是他们村里的大财主啊。

    让那倒霉蛋去干活一日才几十文钱,卖给林小渔一次可以捞一笔,本来嫁女儿能换一笔彩礼,但是十里八村的都知道她倒霉,哪个敢娶啊。

    古氏眼珠子一动,高兴的道:“十两银子。”

    林小渔直接扭头就走,连一瞬的犹豫都没有,看来她还是来的太早了。

    “你等下啊,嫌贵的,这价格咱们还是好商量的嘛。”古氏生怕林小渔走了,急忙将她的胳膊给拽住,一脸讨好的看着林小渔。

    林小渔看着眼前女人谄媚的模样,简直是难以想象这张脸在毒打田小篱的时候,面上的表情是多么的恶毒。

    “你别把我当傻子糊弄。”林小渔的杏眸里露出淡淡的不耐烦。

    “那五两?”古氏说了之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林小渔的反应,看着林小渔的头微微的扭开,她赶忙又改口,“三两三两,我真的是诚心要卖的,要不然我们家都吃不上饭了,这几个孩子还怎么养大啊,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吧。”

    三两银子,倒是低价了。

    林小渔知道赛秋香来这里出了可是一两的价儿呢。

    她便松口道:“那先让人出来给我瞧瞧,我可是听说你将她毒打了一顿,这要是人打坏了,还怎么给我做活啊。”

    “没坏没坏,胳膊腿啊都是好的!”古氏生怕林小渔反悔,就赶紧进屋把人领出来了,田小篱是在古氏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的。

    等见到人,林小渔心里的怒火已经腾起了足足三丈高。

    田小篱脸上颧骨处被打得乌青脸上还有好几道挠痕,头顶上的头发也秃了一小片,而且裸露在外的手脚都有伤口。

    林小渔忍着心疼,小心翼翼的牵起田小篱的手,然后将她的袖子给撸了上去,只见手上什么伤痕都有。

    有一处烫伤都已经流脓了,还有一些用笤帚抽出来的细小的痕迹,还有几个刺目的水泡,而田小篱已经面无表情,模样木木的。

    “这人都打成这样了,还想要三两银子?一两五钱,多了没有。”林小渔小心的放下了田小篱的手,生怕放的重了将她弄疼。

    但是在古氏的眼里,就是林小渔嫌弃了田小篱不想买了。

    她心里一万个后悔,早知道就不对这丫头下这么重的手了,几个小的欺负她她也拦着一些,这差的都是钱啊!

    “林小渔,你瞧着要不再多给点,这都是皮外伤,皮外伤。”古氏陪着笑脸道,怕是林小渔不信,她还捏着田小篱的胳膊用力的晃了晃,像是要和她证明一般。

    “你瞧瞧,都还好的呢,对不?这我们家真要是胳膊腿打折了也没钱给她治,所以也没下死手的,就是瞧着不大好看。”

    林小渔感觉自己的天灵盖都要气炸了。

    这还叫没下死手,下死手得什么样儿啊!

    她耐着性子再抬起步子就往外走,古氏赶紧叫道:“卖卖卖,我卖啊,一手给钱一手给人!”

    林小渔听到古氏的话,脚步一顿道:“没个中人这可不行,这样吧,你把小篱带上,咱们去村长那里一手给钱一手给人,再立个契书。”

    “走。”古氏瞬间就高兴了,那笑脸扬得老高。

    林小渔看着田小篱光着的脚,那脚背上也被烫出了水泡,看着脚背上还残留着的一些黑色的碳屑,她不忍的转过了头,这伤应该是被烧红的木炭给烫出来的。

    这可是活生生的皮肉啊,是有痛觉的!

    “赶紧背着她走!”她对古氏没好气的道。

    “啥,臭丫头还要我背,她打娘胎里就没有这样的好福气,让她走着吧,反正胳膊腿都没断。”古氏嫌弃的说道,好似田小篱就不是她肚子里钻出来的女儿一般。

    林小渔冷眼看着,和这种人说什么理,直接道:“你不背行,她要是摔了打了,就再扣钱,我可不乐意出这一两五钱。”

    “好好好,我背,快上来,死丫头。”古氏只好认命的蹲下。

    田小篱木木的爬上古氏的背,又因为动作慢了一会儿被古氏骂了好几句,她趴在古氏的背上,感受着她的体温。

    想到她的背曾经只有大弟一个人能趴着的,她抿了抿唇,这一切都是小渔姐帮她得到的,很快她就要离开这个家了。

    她会开始新生活的。

    林小渔扭过头,恰好和田小篱视线对碰,她对着她轻眨了眨眸子,眼里透露着一个意思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    田小篱也重重的点头,真好,终于有人来救她了。

    一串滚烫的泪水就从眼眶里滑落,滴到了古氏的脖子上,古氏以为田小篱是不想被卖掉,就开口骂道:“你个死丫头,等会儿到了村长那里,记得要说你也愿意卖去林小渔家,别给我惹麻烦,要不然老娘打死你。”

    对于古氏的怒骂,田小篱的心木木的,也许有些孩子就注定得不到父爱母爱,但是他们还有旁的,比如遇到他们的贵人。

    最新文章